芭乐破解版下载了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韩予溪依旧不死心的询问道:“说的人可是常远将军玉锦堂?如果敢说假话,我一定会让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。”

韩予溪想要知道答案,却又生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,几秒钟的时间硬生生被折磨的近乎抓狂。

“我我为什么要说谎?这可是玉家老夫人送给我的信物,再说,现在都已经住到玉大人家里,我已经是玉大人的人,现在就等着我爹娘一道过来,到时候自然就会大婚了。”黄馨儿说着脸含娇羞,眼中还布满温柔的甜蜜。

韩予溪只觉得眼前一阵阵泛黑,整个脑子都仿佛被灌了铅,沉重的抬不起头来,脸色刷的一下苍白如纸,带着一股冷冽。

“不可能!我不相信,玉大哥他不会这样对我的,他明明说过,说过……”韩予溪极力压制着眼泪,不让积蓄在眼角的泪水滚落下来,一张脸上苍白如纸,显然有些摇摇欲坠。

黄馨儿看着她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,心中一阵暗暗得意,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简单就相信了,那剩下的事她都不用做了。

“不,我不相信,一定是骗我的,我一定要亲自去问清楚。”黄馨儿刚刚还在得意,没想到这韩予溪转而想要亲自过去询问,这怎么可以?

“这位姑娘,,不会就是之前玉大哥提到的溪儿姑娘吧?”

“怎么?姑娘认识我?”韩予溪一脸疑惑的出声询问。

黄馨儿立刻跪在韩予溪面前,声泪俱下的哭出声来,道: “韩姐姐,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您,真是太好了,您不知道,玉伯母她想让玉大哥娶我,可玉大哥说他心里只有韩姑娘,我不会跟姑娘争宠的,以后进门也一定会以姑娘为大,玉大哥说,只要韩姑娘答应了让我一起进门为平妻,他才会娶我进门现在玉伯母都被玉大哥给气病了,求韩姑娘答应了吧。”

黄馨儿声音嘶哑透着哀求,就这样跪在韩予溪面前,这边黄馨儿的声音跟着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,这下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。

宅女在家打游戏

韩予溪看着要围过来的人,脸色跟着变成铁青,道: “这位姑娘,先起来,这个样子,让别人看了笑话,先起来再说。”

“我不起来,如果韩姐姐不答应我的求情,让玉大哥迎我入门,我绝不起身。”黄馨儿更是重重的磕头,没几下,额头上就被磕出了一块红肿。

这城外的白云观负有盛名,来这里的进香的人大多都是城中的妇人跟小姐,所以认识韩予溪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数。

韩予溪的名声本就因为云少秋的事多少在官家小姐之间流传开,今天要是再传出什么难堪的话,简直就是逼着韩予溪去死。

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向这边看过来,韩予溪只觉得整张脸都变的火辣辣的疼。

这时正在看热闹的一名小姐走过来,看着韩予溪跟着出声道:“这不是韩家姐姐吗?您这是上演的哪一出啊?我怎么没听说过,韩家姐姐已经许给人家了呢?这位姑娘,我想搞错了吧?不去求自己未来的夫君,怎么挑韩家姐姐呢?难道韩家姐姐她……”

正说着一双轻蔑中夹杂着冰寒的眼神立刻落在韩予溪身上,接着脸上出现一抹嘲讽的调笑格外的讽刺。

“是啊,我看姑娘应该搞错了,这韩家姐姐是大学士家的女儿,自然不是那等低贱无耻的女人能比的,一定是这位姑娘认错人了。”旁边跟着一起的人也过来凑热闹,眼中闪着一抹冷笑。

韩予溪气的咬牙切齿,这两个女人明显过来看热闹的,而且,还拿自己跟那等无耻的女人相比,摆明了就是说自己也是那等女人,着实可恶。

这时候黄馨儿看着时机成熟自然哭求的更加卖力,声泪俱下道:“韩姐姐,我知道我身份卑微,不如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伺候您跟相公,绝不会给您招惹麻烦,更不会去争宠,只要一个小院子能让我安心的度日便可,求您成全。”

韩予溪此时内心极度的委屈,双眼泛着血红,只觉得委屈的快哭出来,尤其是周围那奚落跟嘲讽的声音,更是像刚针一样的落在她身上,那些不堪入耳的话,一丝不落的全都落入她耳中,只觉得胸口闷疼。

其他不知名的人对着韩予溪更是指指点点,仿佛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,已经罪大恶极了。

“别跪了,先起来,起来再说……”韩予溪让黄馨儿起身,可她就像下定了决心一样,一直跪在地上纹丝不动。

“韩姐姐,如果不答应,我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,我已经将玉大哥要娶我为平妻的事告知了父母,到时候等我家人赶过来,玉大哥反而不答应娶我,到时候我还有何颜面回家去见我的亲人?倒不如死了干净。”黄馨儿拿死来要挟起韩予溪来。

韩予溪眼看着被逼的六神无主,神色慌乱,眼中更是出现痛苦的神色。

难道她知道玉大哥的爹娘来盛京了,却迟迟没有来韩家提亲,原来就是因为,在

他爹娘心里已经有了儿媳妇的人选,这置她于何地?

韩予溪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就看到韩夫人领着身后的下人走过来。

韩予溪看到母亲过来了,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,立刻迎上前去,道:“母亲……”

“行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位姑娘,为何要对着我女儿跪拜,难道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亏心事吗?要果真如此,现在就在佛祖面前,倒不如来求他老人家宽恕的罪行,我女儿整日的待在闺阁之中又怎么会知道这其中有什么事呢?现在正好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话说清楚,如果真是我女儿做了什么错事,也好跟认错赔礼,岂不是更好?大家说对吗?”韩夫人更在后院听主持讲经,就看到一直跟在溪儿身边的丫头跑进来,等她听说了事情的经过,立刻从后院走出来。

刚来到大殿就看到已经有不少的人将溪儿围在中间,还有一名年轻的女子跪在地上一直磕求,一看这人就知道,定然是那丫头口中说的女子。

“哼!”韩夫人冷哼一声。

这样的手段也就是在溪儿这样单纯的人面前耍耍,想骗她还嫩了点。

韩夫人冷着一张脸走进来,立刻将溪儿护到身边。

黄馨儿没想到韩夫人会这般快就出来了,她刚刚就是挑了韩夫人离开,只留下韩予溪一个人的时候才上前来。

这眼看着自己就要把韩予溪给逼着答应了,这韩夫人突然冒出来,看来这事不会简单的就答应了。

果然。

刚刚她故意将事情说的模棱两可,就是让大家以为,玉锦堂不能娶她,容不下她,完全是因为韩予溪嫉妒,而且她也早就已经在私底下与玉锦堂有了首尾。

反正现在韩予溪的名声就已经很糟糕了,也不差她泼上的这一笔,到时候自然就可以逼着她答应玉锦堂娶她进门为平妻,这就是她的目的。

这韩予溪单纯又好骗,等她答应下来,她再在罗氏面前吹吹风,到时候,玉锦堂自然就只能答应下了。

黄馨儿谋算的很好,可惜她有些低估了别人的智商。

韩夫人这样犀利的言辞立刻将自己架在火上,如果今天自己不把话说清楚,那岂不是这件事就是子虚乌有之事?那她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“怎么?这位姑娘说不出来吗?如果真是说不出来,那刚刚说的话岂不都是假话?再说,我家溪儿还没议亲,又何来跟抢什么夫婿的事?我想这位姑娘是得了什么癔症了吧?”韩夫人这话一出,刚刚还在等着看韩予溪笑话的人立刻专了风向,眼神跟着落在黄馨儿身上。

“不,不是这样的,这婚事是玉家夫人跟我订下的,而且还送了玉镯作为信物,不信,韩夫人您可以自己看。”说着将手上的玉镯露出来给大家看。

看着玉镯的颜色跟光泽就知道定然不是凡品,这样好的东西跟这姑娘身上的衣服的确有些不相符,所以她的话大家又相信了大半。

“看来这黄家真是没人了,这女子的婚事都可以由自己做主,看来们黄家的家教让我自叹弗如,还有,就算跟口中的玉大哥有婚约,那要求的人应该是他,不是我家溪儿,毕竟我家溪儿跟口中的玉大哥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。”韩夫人自然抓住了黄馨儿话中的把柄,立刻回击道。

“!”

不给黄馨儿开口说话的机会,立刻接着说道:“我韩家今天就把话说清楚,将来我女儿的夫婿,这辈子只能娶她一个人,什么平妻,侍妾,都不能娶,不然,我宁愿让我女儿不嫁,我们韩家不缺一口吃的,自己的女儿还是养的起,所以姑娘,现在要求的不是溪儿,而是口中的夫婿,溪儿,我们走。”

韩夫人拉着韩予溪的手就从白云观的大殿里走出来,只留下黄馨儿略显狼狈的跪在地上。

看热闹的人见没有热闹可看,对着黄馨儿指指点点,黄馨儿见人都已经走了,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跟着站起来走下山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