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播聚合app

齐四月浑身难受。

洛河神女和妖龙则是已经如风中残柳,摇摇欲坠。

上方洛河院主和雪羊院主神色凝重到了极点。

洛河神女和妖龙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他们必须死死盯住,以防两人毁了道基。

“该死啊,怎么会如此?”两人多少有些憋闷,尤其是看到陈长幽那悠然自得,甚至有些无聊的神态后。

似乎…天罚之雷淬身在陈长幽看来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!

欠揍!

嘚瑟!

好几个院主也想打陈长幽了。

而最终在三日后。

“噗!”

妖龙狂喷一口血,仰头倒下。

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

“狗日的!”他大骂一句,昏死了过去,也不知道在骂谁。

“唰!”

雪羊院主冲下,急忙护住妖龙,然后又瞪了眼陈长幽,那眼神有些凶残。

陈长幽一脸无辜,他没做什么啊。

这时洛河院主也落下,护住摇摇欲坠的洛河神女,美眸也瞥了眼陈长幽,很是不满。

陈长幽:“……”

他招谁惹谁了?

陈长幽脸有些黑。

而至此,四强诞生。

齐四月和夜无绝还在硬抗,准备冲击极限!

陈长幽嘴角扯了扯,拍拍膝盖,抱着脑袋就是站起。

他是真的做的烦了,懒得再受这劳什子天罚之雷。虽说没什么感觉,但总会腻不是?

“这人…好装!”众人目瞪口呆,赢了就停下,这是看不起天罚之雷啊!

而看陈长幽这神态,好像颇为不屑,又好像能抗到天荒地老。

“你…你为什么不继续?”柳真甄见陈长幽走过来,顿时急急问。

“没意思。”陈长幽撇嘴。

“没意思?”柳真甄神色有些迷茫,她反正是搞不懂陈长幽的想法了。

众人嘴角抽搐。

陈长幽这态度,就显得在苦苦冲击极限的夜无绝和齐四月有些可怜了。

夜无绝和齐四月浑身抽搐了下,似乎感知到了这一幕……

如此过了九日。

夜无绝和齐四月齐齐停下。

这是他们的极限了!

七七四十九日,这也是帝境能够承受的极限!

“往常抗到这时候的一个都没有,现在则是一下出现两个!”

“王庭书院…果然恐怖!”

“这两人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!”

众人惊叹。

但莫名的,有些人看向陈长幽。

这个应该也可以吧?

可惜放弃了!

这么一想,很多人就蛋疼了。

因为和陈长幽无所谓的态度一比,这又好像不是个事儿……

“太遭人恨了!”很多人暗骂。

齐四月和夜无绝脸色也有些黑,心中的惊喜和自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

简直见鬼!

他们都暗骂晦气。

这时。

“十日后,四强之战!”君九桑淡淡出声。

十日巩固,他们这些人也将达到巅峰!

齐四月,夜无绝,洛河神女收敛表情,眼中开始精芒四溢。

不过陈长幽如何,他们都必须认真对待这一战!

陈长幽撇嘴,觉得浪费时间,很希望现在就开始。

可惜弱小没人权……

“也不知道打哪个……”陈长幽眼珠子在其他三人身上乱瞄。

十日…转瞬即逝。

夜无绝三人大道和精气如狼烟,抑制不住的喷涌而出!

这是境界达到极致的表现!

他们此刻要不是压制着,都能一念成尊境!

“这才是天骄啊,别人千辛万苦都破不了境,而他们却是在不断压制!”众人惊叹。

而这么一看,气息依旧平稳的陈长幽就有些平凡了!

“他估计就是肉身诡异了些,实力其实不怎么样……”很多人忍不住如此想,好像承认陈长幽强大,就表明他们没什么眼光一样,心中极力的否认陈长幽。

陈长幽无视那些视线,帅的人总是遭妒,他习惯了。

很快。

君九桑就是宣布了四强的对手!

这一次没有抽签,而是他们几个院主决定。

夜无绝对齐四月!

陈长幽对洛河神女!

如此做一来夜无绝和齐四月都是王庭书院的人,二来在他们看来彼此实力相当,三来几大院主也有私心,不想一二名次都属于王庭书院。

对此君九桑不以为意。

书院争霸就是如此不公平,在某个范围内他也无法改变。

这一次,两场一同展开。

龙形擂台竟是舒展开来,化为两座!

“此战过后,最后一战直接开始!”君九桑宣布。

到时胜出的两人皆经历过大战,保持公平!

当然,这也有最强者需受最大磨砺这层说法在内!

不过这显然也有运气成分在里面,四强战消耗越大,最后一战优势就越小!

“还真是处处透着不公,人间好残酷……”陈长幽吊儿郎当的想着,慢悠悠走上了擂台。

洛河神女幽幽盯着陈长幽,这弟弟有些变态啊。

“你很强。”洛河神女认真开口。

“阿姨,你也不错啊。”陈长幽也很认真。

洛河神女:“……”

阿…阿姨?

她这辈子就没被人这么叫过!

“你是在激怒我么?”洛河神女神色保持着淡然。

“哪能啊,我是尊敬你,毕竟你大我很多,我这人是出了名的尊老爱幼。”陈长幽道。

神他娘尊老爱幼!

洛河神女心中戾气滋生。

“小弟弟,等会儿别哭。”洛河神女轻声道。

“阿姨,你轻点。”陈长幽小声道。

“轰!”

洛河神女忍无可忍,爆发了。

天河大道!

洛河神女爆发出了纪元道,这是从她血脉天河祖龙中衍生而出,虽不是最强的纪元道,却是最适合她的纪元道!

这一爆发,天地间便是出了一条如巨龙的天河!

洛河神女站于其上,出尘夺目。

“战!”她断喝,爆发出来的战力一般尊境修士都无法相提并论。

陈长幽眼睛一眯。

这实力倒是不错了!

不过……

陈长幽掏出了一根棒槌,浑身也开始溢出纪元大道!

到了此刻,陈长幽显然不会再藏拙了。

他需要让上面的人重视他,否则得罪了这么多人,走夜路都得提防被人敲闷棍!

纪元道…黑暗!

与夜无绝如出一辙!

已是和齐四月战斗在一起的夜无绝猛地转头,神色有些动容。

他不曾想,陈长幽竟是和他修一样的道!

众人也是震撼,他们知道陈长幽也修纪元道,但没想到如此顶尖!

“此子隐藏的倒是深!”几大院主对视!

能在帝境修出纪元道,陈长幽的强大毋庸置疑!此刻天都院主都有些后悔了,当夫子不合适,但可以当成夫子继承者培养啊。